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泵閥訪談 » 正文

專訪楊斌:首創股份20年與水務行業市場化改革20年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9-11-12  來源:華夏時報  瀏覽次數:224
核心提示:北京首創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“首創股份”)總經理楊斌,國企掌門人,楊斌其實是一個很坦承的人。
專訪北京首創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“首創股份”)總經理楊斌,國企掌門人,楊斌其實是一個很坦承的人。楊斌總經理表示,首創股份的20年也是中國水務行業市場化的20年,沒有水務行業的市場化改革,就不會有首創股份這20年的成功。未來,環保產業需要市場化的定價機制,進一步提高市場集中度,這樣企業才能更好地服務于環境質量改善。
“20年來每個節點踩得都比較準”
與環保產業著名的“湘軍二文”一樣,楊斌也來自湖南。2002年,他進入首創股份,歷任人力資源部副總經理、戰略企劃部總經理、湖南首創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、新西蘭首創環境治理有限公司中方總經理等職,親歷了首創股份和中國環保產業20年的發展史。
    
回顧20年歷史,楊斌表示,首創股份每個節點踩得都比較準,它的一些戰略舉措也在行業內起到了“風向標”的作用。
1999年8月,首創股份成立,北京市政府對它給予厚望,并把當時非常寶貴的一個上市指標賦予了它。上市之后,首創股份很快就融資20多億元,但“如何使用這筆錢”成了難題。
“我們希望選擇一個好的行業,形成造血機制,也考察了很多當時比較火的行業。”楊斌說,“同時,首創股份也在分析自己的強項,有資金,有銀行融資優勢,在北京市也有比較強的政府資源,而且公司管理層對于政府的管理模式和訴求理解比較透徹。”
經過比較,首創股份最終選擇了水務行業。當時水務行業還剛剛開始市場經濟的探索,但原建設部已經發布了一系列市場化改革的文件。同時這個行業又需要大量的政府資源和密集的資金投入,技術門檻也不高,非常適合首創股份當時的情況。
到了2006年,隨著水務行業“公用事業改革”大潮來臨,大批新公司涌入,行業低價競標盛行,已經做到水處理規模全國第壹的首創股份決定參考國外發展經驗,率先開啟流域化、區域化治理模式,追求更高的項目回報率。
“剛開始,首創股份也嘗試著跟長江流域、淮河流域的各個市、各個省談,但發現難度太大,由于涉及到跨省協調問題,沒有國家領導的關注根本協調不下來。”楊斌說。
2007年,首創股份把目標對準了湖南,一是因為湖南四條主要河流“湘資沅澧”都位于同一個省域范圍內,湖南省政府就可以協調;二是由于污染也比較嚴重,當時湖南省的污水處理率排名全國倒數第三,省委、省政府都迫切希望改變這一落后面貌。
“在這種情況下,首創股份向湖南省政府遞交了報告,希望采取社會資本投資的方式,用5年左右的時間,投資50億元,在湖南省建設100多個污水處理廠。雙方一拍即合,只用了2-3個月時間就達成了戰略合作協議。”楊斌說。
他表示,這種流域化、區域化的治理模式,對于提高企業的品牌影響力,減少技術成本管理投入等都是非常好的,在當時的水務行業也是“獨一份”的,體現了首創股份的戰略考慮。后面的實施效果也比較好,項目收益率遠超單廠的投資回報。
此后,從2015年起,首創股份還嘗試著進行一些國際化探索,投資60多億元人民幣收購了新西蘭和新加坡的固廢項目。2018年5月,公司又提出了“生態+”發展戰略,整合旗下的水、固廢、大氣等業務,形成從供排水到城市水系統管理,從清掃、垃圾分類到處置,從環境治理到能源回收、資源再生的“大環保”體系。
2018年,雖然整個環保產業進入了調整期,但首創股份的營業收入卻第一次破100億元大關,歸母凈利潤達到歷史高水平,交出了上市以來最好的成績單。
“未來環保產業將形成幾家全國性集團”
楊斌表示,首創股份的20年也是中國水務行業市場化的20年,從極早建立污水處理廠,到之后建設管網,再到后來延伸至河湖流域治理,以及目前從水處理走向大氣、垃圾處理等更廣闊的領域,沒有水務行業的市場化改革,就不會有首創股份這20年的成功。
“首創股份一直積極響應和跟隨國家的重大戰略,如京津冀協同發展、長江流域大保護、粵港澳大灣區、以及‘一帶一路’合作倡議等,這樣不但會讓公司的品牌價值和行業影響力得到極大提升,還會在經濟上得到更高的收益。”楊斌說,例如,國家提出“長江大保護”后,他們在湖南省的布局就顯得非常具有前瞻性,那些項目如今已是“奇貨可居”。
在楊斌看來,過去20年,雖然中國的環境質量正在逐步改善,成績也是有目共睹,但距離真正的好轉還有一定距離,這也意味著環保產業還有很多的機會。
“中國環保產業至今還沒有走出一家類似華為、阿里巴巴、騰訊、百度這樣的企業,這不是偶然的,而是行業共性的問題。”楊斌說,“我們需要打通一些障礙,讓中國的環保產業能夠快速發展,同時中國的環境質量也能夠更快得到改善。”
他表示,環保產業關系到國計民生,因此是一個政府高度定價的行業,不像家電、地產等行業那樣充分市場化。但如果這種定價機制過于死板,不能及時按照市場規律去調整價格的話,就會削弱社會資本的盈利能力和可持續能力,造成環保企業普遍偏小,環境治理能力也普遍偏弱。
“現在這種小而散的狀態,每個地級市都要設立一家水務公司,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治理能力,肯定是社會成本和代價最大的,他們的人、財、物培養都需要一個過程,而過程中的代價也需要由全社會來承擔。”楊斌說。
楊斌曾經擔任新西蘭首創環境治理有限公司的中方總經理,正是由于有著海外項目經歷,楊斌也時常思考國內環保產業與國外的區別,他發現兩者之間的差距還是很大的。
“西方發達國家的居民愿意為環境多付出一些代價,我們新西蘭項目的投資回報率都是兩位數以上的,這樣企業運營起來就不會更多地基于成本去考慮。老百姓愿意多花錢,企業也愿意多花錢,形成了一個良性循環。”楊斌說。
 
 
[ 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胜宇配资